乔治·奥威尔《1984》:身处互联网时代的我们有自由可言吗?

究竟什么是自由?是随心所欲、凡事无远弗届,就是自由?还是拥有万贯家财,对一切物质触手可及,才是自由?

一直以来,人们对自由的思考从未停止,正是因为敏于思索、不断开拓创新的文人雅士,层出不穷,才有了乔治·奥威尔的《1984》。

这部著作流传甚广,多年来,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一方面,这是世人对人生的思考,另一方面,也凸显出人们对自由的向往,既然如此,这本书到底有着哪些过人之处呢?

实际上,乔治·奥威尔的著作中,充满了对乌托邦反对,《1984》与《美丽新世界》和《我们》,被共同誉为“反乌托邦三部曲”。

也许,无数人觉得乌托邦才是真正的自由世界,但是乔治·斯维尔却对此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这样过于理想的世界里,反而从未有过真正的自由。

1948年,才思敏捷的他写下《1984》,让人们有幸领略到他的先进思想和犀利的语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在品读经典的过程中,后人逐渐明白,什么才是值得期待的未来。

经典之所以是经典,不仅在于她对当时的人们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而且对于今天的我们,仍然有着关键性的启迪。

“其实我并不相信人们所说的那个社会,会真的来到我们身边,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有某些类似的情况发生。”

这样的句子经得起细细品味,于是乎,一切都开始不言自明了,而且仅凭这一句话就忍不住让人发问,到底是什么样的社会,才会让乔治·奥威尔发出这样的感叹?

没错,《1984》描绘的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极权社会,生活在此种社会中的人,全部臣服在一种高度集权的统治下。

所有人毫无隐私可言,与家人亲友的关系分崩离析,一言一行都在他人的监督之下,时间一久,他们的思想和语言能力逐渐丧失,成为一具具行尸走肉。

可悲的是,人们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没有任何察觉,他们心甘情愿受到这种社会的摧残,从未想过反抗和逃离,每一个人如同温水里的青蛙一般,逆来顺受。

《自由与权力》里面曾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样的话语无疑是至理名言。而乔治·奥威尔的《1984》何尝不是对绝对权力的一种申诉?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正因为如此,乔治·奥威尔才在看到社会的种种弊病时,奋笔疾书地写下:

当然,即便权利不同于权力,但是两者的关系非常密切,是相辅相成的,深谙其中一词的含义,往往能对另一者理解得更为透彻。

可是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们,为什么会麻木到r任由环境奴役自己,而不为个人的思想独立和真正的自由作斗争呢?

对此,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解释道,自由即是奴役,已经习惯环境压迫的正常人,不再想着思考,在他们看来,关于自由的任何东西都是冠冕堂皇的,倒不如死心塌地接受奴役来得更为方便。

然而,所有自由都是有前提条件的,换言之,《1984》中人们享受到的自由并不是自由。

实际上,不被人殴打、没有受到谩骂也不是自由,而是我们在做任何一件事情时,都可以自主独立思考,能够用怀疑的眼光看待身边的事物时,才拥有真正的自由。

或许,此时的《1984》会让人们觉得,乔治·奥威尔未免也太言过其实了吧。

其实不然,以前适用的,当下仍然适用,因为21世纪的我们进入了一个叫互联网的新时代,虽然我们享受着信息技术带来的种种便利,但是扪心自问:我们有自由可言吗?

答案是否定的,当我们把个人信息,如姓名、性别、年龄、爱好等,悉数曝光到网络上时,等同于把没有穿衣衫的自己,自愿展现到大众面前,任凭所有人观摩消遣。

“电幕可以同时接收和发送许多讯息,温斯顿所发出的任何声音,哪怕是声音极低,都能被无一例外地捕捉到。”

另一方面,不仅温斯顿的任何声音可以被听到,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被监视到,更严重的是,当事人无法知道自己是否正在被监视。

而且,我们自己所处的互联网世界,所涉及到的种种,与小说中描写到的很多细节,不谋而合。

不论是网上购物还是浏览搜索相关讯息,甚至是我们的个人喜好,都能被互联网记住。

当我们一打开手机,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各大平台的推荐,从而情不自禁地买下各种东西,或在无意识中浪费很多时间。

同时,人们喜欢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经历,比如去过哪里旅游,看过什么风景,吃过什么美食等,都会如数家珍地分享出来,而这些都成为了互联网的记忆。

但是,《1984》中的主人公则没有这么幸运,一旦他们有任何改变的行动,想要独立思考,就会被“电幕”当场发现,然后丧失性命。

所以,在《1984》中,想要拥有自己的思想,则注定与别人不一样,成为众矢之的的思想异类,如此一来,主人公是非常痛苦的,他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那小说中的主人公温斯顿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呢?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他每天的任务就是伪造真实,让假的变成真的,让历史事件成为虚伪的事实。

久而久之,他的头脑变得越来越简单,他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过去可以被改变?自己知道的词汇为什么越来越少?别人会有同样的疑问吗?还是只有自己才有这么多亟待解决的难题?

原本,温斯顿是一个可以独立思考的人,他拒绝接受任何形式的洗脑,他既不想随波逐流,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附庸。

有位大哥曾说,二加二等于五,起初听到时,没有任何人质疑,他们对这一结论坚信不疑。

但是温斯顿则在自己的日记本中,默默写下:自由无非是可以大胆说出,二加二等于四的东西。

话虽如此,做起来却困难极了。温斯顿每天游走在真实与虚假相互融合的世界里,时间一久,他被自己的质疑逼得无路可逃,痛苦难耐。

为了缓解内心的矛盾,他只能偷偷写日记、偷偷看、偷偷与女友在房间里相拥。

于是在被捕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在电刑架上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这时候的温斯顿仍然没有放弃对虚伪的质疑。

不过,人终究是环境的产物,一个人的力量始终难抵集体的疯狂。可怜的温斯顿没有等来他所期待的真实。

赤手空拳之下,他不得不选择妥协,不是他自己不想特立独行,而是环境使然,是周遭的事物迫使他成为了一朵浮萍。

整个故事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悲剧,因为乔治·奥威尔未曾想过让《1984》有一个圆满的结局,看似自由自在的世界里,到处充斥着绝望。

好比随处触手可及的互联网,每一个人高举“自由”的旗帜,号称为自由而战,殊不知,真正的自由已渐行渐远。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渗透,我们的生活逐渐变得透明。元宇宙的出现,甚至是虚拟自由的翻版。

有些人看似可以驾驭元宇宙,意欲靠此谋求更大的财富,不知道的是,还没开始就已经输得很彻底了。

正如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说到的那样,互联网世界中的我们,也正在心甘情愿地接受洗脑和漫无目的地驱使。

我们看似在自由表达,说出心中想说的话。实际上,在人手一部智能机的时代里,我们自由输出的思想越来越少。

嘴巴原本是长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在互联网的浸泡下,我们已渐渐沦为别人的喇叭。

21世纪的人类,就像《1984》里的温斯顿一样,原本坚持与真相站在一起,却被处心积虑的互联网扭曲成提线木偶。

在看似自由的互联网世界里,我们似乎有许多自由,可真相却是,很多人没有自己的想法。

或许,人人都有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那又如何?一切只不过是用自由换来的热闹,而身处互联网时代的我们,毫无自由可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