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大剧院舞团 飞跃银幕

百老滙院线自二○一二年十月引进《Bolshoi Ballet in Cinema》,在电影院里播放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年度舞季公演的现场录影演出,迄今踏入第四个年头。/刘玉华

虽然不能像其他国家、城市那样作同步即场转播,能有机会欣赏俄国殿堂级大型舞团高水准的表演,香港舞迷早已渐渐养成了定时期待观看每年舞季公映的多部不同题材、风格剧目的习惯。加上二○一五年三月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简称“莫芭”)曾访港巡演多场,大家对该舞团鼎盛的阵容和众舞星的号召力及台风魅力遂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二○一六年─一七年度舞季即将上映的剧目除包括歷演不衰的古典芭蕾经典舞剧:《胡桃夹子》、《天鹅湖》和《睡美人》外,还有多齣首度在本港大银幕播映的“莫芭”新旧保留剧目─长篇舞剧计有《黄金时代》、《明亮的小溪》和《当代英雄》;短篇精品则有《俄罗斯季节》、《笼子》及《练习曲》。这些剧目将安排在十一月底至明年六月期间,分别在港九指定的戏院内放映。

尤里.格哥鲁维奇(Yuri Grigorovich)的三幕舞剧《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 一九八二年首演),採用萧斯塔高维契(Dmitri Shostakovich)一九三○年撰写的舞剧乐曲作配乐;舞剧故事则以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列宁颁布新经济政策初期为背景。编舞家重新构想舞剧剧本,在舞台上展现当年被称作“咆哮的时代”的民情风貌─编排了多个生机旺盛,民众满怀希望,朝气勃勃的群舞场面。

剧中的夜总会名为“黄金时代”,格哥鲁维奇曾指出俄文里的“黄金”意指“镀金”。衣香鬓影,夜夜笙歌,寻欢作乐的背后实际上隐藏着罪恶的温床。作奸犯科的黑帮分子、匪徒操控着夜总会,藉以掩饰他们无恶不作的罪行。

舞剧以“爱”和“对比”为重点主题,凸显勤恳正直的众多渔夫,尤其是男主角波利斯与丽达真挚的爱情,对照多个歹徒心狠手辣的劣行。浪漫的双人舞、别具爵士舞风格和歌舞厅喧闹、纸醉金迷气氛的场景舞段,坏分子恶形恶相的横蛮动律,呈现了多样化的姿态动作特色,教人目不暇给。

据资料显示,《黄金时代》的现场录影演出曾安排在二○一四年六月上映,后来由于技术问题及艺术考虑,临时取消,并改以另一舞剧《马可.斯帕达》(Marco Spada)代替。事隔两年多,《黄金时代》的录影演出再度推出,希望今回能如期在银幕上看到这齣“莫芭”自家品牌的保留剧目及新一代首席舞蹈员演绎主要角色的丰采。

此外,格哥鲁维奇版本的《天鹅湖》、《睡美人》及《胡桃夹子》也将同时在本年度的档期放映。家喻户晓的柴可夫斯基舞剧配乐,百看不厌的传统古典芭蕾经典剧目,加上编舞家别出心裁的场景调动和独到的表现手法,进一步增强了这系列被誉为“柴可夫斯基三部曲”舞剧的艺术感染力。

一今三古的节目安排,可让观众较有系统地认识格哥鲁维奇的创作风格,有助加深对“莫芭”宏大气派的认识。

萧斯塔高维契撰写的另一齣舞剧配乐《明亮的小溪》(The Bright Stream)原本是名噪一时的俄裔编舞家Fyodor Lopukhov(一八八六年至一九七三年)编排的剧目,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面世(一九三五年首演),却受到斯大林刻意的政治打压,惨遭禁演。

前任“莫芭”艺术总监罗曼斯基(Alexei Ratmansky)深感配乐具极高的舞蹈性,且包含了多种类别的慢板、华尔兹舞曲、波兰舞曲、民族民间舞曲……等,他决定重排此剧,让这部杰作再度显现应有的华采。

由于早年版本的舞蹈编排没有留下舞谱记录,无法考据復原,罗曼斯基在原剧的基础上重新构思编排了合共两幕四个场景的新版本,二○○三年“莫芭”首次在莫斯科舞台上演此剧,大获好评。其后,舞团到纽约及伦敦巡演《明亮的小溪》。

话说时值初秋,集体农庄“明亮小溪”正预备举行文艺活动庆祝收成。远道前来表演的文工团队女芭蕾舞蹈员原来是农庄组织文艺活动负责人芝娜少年时的同窗好友,二人曾一起习舞。

芝娜的丈夫彼得见女芭蕾舞蹈员才貌出众,竟心生倾慕,更邀约伊人晚间单独幽会。女芭蕾舞蹈员跟芝娜商量教训花心男的计谋,决定跟芝娜互换身份,让芝娜去赴约。

与此同时,女芭蕾舞蹈员又与男舞伴乔装,戏弄追求他俩的老伯和其“老来娇”妻子。她换上男舞伴的装束,男舞伴则易装穿上薄长纱舞裙,俨如仙女的演出装扮;各自去见年老的求爱者。

翌日,农庄举行节日庆祝演出时,彼得方发觉妻子芝娜原来能文能舞,即时认错并恳求宽恕,两人最终和好如初。集体农庄内的众多农民、工人及舞蹈员愉快地起舞,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集合俄罗斯当代作曲、戏剧及编舞精英组成的创作团队─年轻作曲家Ilya Demutsky,编剧、设计兼导演Kirill Serebrennikov及舞蹈编导Youri Possokov─携手给“莫芭”编创全新製作的三幕舞剧《当代英雄》(A Hero of Our Time二○一五年七月首演),以新颖现代的舞台表现手法,呈现年轻军官彼乔林(Pechorin)征途上经歷的几段际遇、疑幻似真的纠结感情关系、矛盾复杂的内心思绪变化。

此剧乃根据俄国浪漫时期被誉为“高加索诗人”的米哈伊尔‧莱蒙托夫(Mihkail Lermontov一八一四年至一八四一年)撰写的同名短篇小说编排而成。原著共有五个故事,舞剧只选取了其中三个:“贝娜(Bela)、“塔汶海港(Taman)及“玛丽公主(Princess Mary)”。

强烈的戏剧性张力,富时代气息的原创舞剧配乐,糅合古典芭蕾与当代动律的动作设计,加上哥萨克民族舞蹈昂扬激情的动态能量,促使《当代英雄》在题材风格方面,跟“莫芭”一贯气派华丽堂皇的长篇保留剧目所呈现的感染力截然不同。

彼乔林的角色,分别由三位男首席舞蹈员饰演;编导务求在每一幕里深入地刻画这个人物复杂的思绪变化,凸显他不同层面的性格特徵。彼乔林独舞时,导演更安排乐手、歌者在台上演奏演唱,营造多重层次的视听效果。

多位“莫芭”独当一面的女首席舞蹈员则扮演高加索公主贝娜、水妖、维拉和玛丽公主。

值得一提的还有负责编舞的Youri Possokov,他是享誉国际的编舞家,年轻时曾效力“莫芭”、丹麦皇家芭蕾舞团,之后转为加盟美国三藩市芭蕾舞团。告别舞台演出生涯后,他专注创作,现为三藩市芭蕾舞团驻团编舞家。《当代英雄》是第一齣在港公映的Possokov长篇作品。

难得今回安排放映这场“三合一”(Triple Bill)不含故事情节的节目,可让舞迷有机会欣赏“莫芭”多位台柱明星和众多舞蹈员演绎非叙事现代芭蕾剧目的表现力。

因没有特定的人物、故事,观众赏舞时可有更多想像空间,作各自的联想或体会,舞台上的动律意象、配乐的音律节奏肯定会启发大家各样的感触。

三齣短篇舞作包括由罗曼斯基编排的《俄罗斯季节》(Russian Seasons二○○六年首演),全舞约长四十分钟,採用乌克兰出生的俄裔作曲家德思亚特尼哥夫(Leonid Desyatnikov)的同名乐曲作配乐。作曲家还在乐章中包含了来自俄罗斯湖区的传统音乐旋律与唱辞,并用上女声独唱,描述四季的转移。

六对男女舞蹈员,分别穿上黄色(稍后换上白色)、红色、绿色、蓝色、紫罗兰色及深紫红色的舞衣舞裙表演双人舞、组舞、独舞……先后抒述世间人们相爱、失落、死亡等情绪及景

编舞家的创作意念来自动物和昆虫世界里,以至人类的神话传说中有关雌性视雄性同类为猎物,捕获后将雄性置诸死地的现象。舞蹈以概括的表现手法,富表达力的姿态动律,刻画这种俨如仪式祭典的行为,营造强劲的震撼力。

两男两女的领舞演员,分别扮演这个虚构族群的女统领、女新成员及闯入雌性群体的雄性外来者。四位领舞演员联同十二名女群舞演员紧密互动的默契,凝聚了不同程度的气势与动能力量,予人耳目一新的印象。

最后一个短编剧目是被誉为向古典芭蕾致敬的《练习曲》(Étades 一九四八年首演),此乃丹麦编舞家哈拉尔德.兰德(Harald Lander)的传世杰作;配乐选用多首奥地利作曲家彻尔尼(Carl Czerny)的钢琴练习曲作配乐,全舞约长四十五分钟。

此舞共有二十个环节,以古典芭蕾传统训练“脚的五种位置”、扶把动作的各样手部、腿部动作练习作开始,渐渐地展现舞蹈员练得一身好舞艺后,紧接着表演双人舞、单腿旋转、脚尖舞步、小跳、独舞、马祖卡舞、塔兰泰拉摇鼓舞……等,以大跳作尾声,把演出推至高潮方完结。

据悉,“莫芭”定于二○一七年三月中才首次搬演《练习曲》,香港观众在电影院里看到的正是新近演出的录影演出,可谓紧贴舞团本年度舞季选演的剧目安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